[中文]禅味的水果

b0101387_11503826.jpg
隔了一个月,终于可以填上这个大坑^^

禅味的水果

  真正开始品尝新鲜的无花果,还是最近几年的事情。
  小的时候,类似无花果这样的稀罕物,几乎很少看得见,不像现在,无论季节的不同,无论地域的差异,只要你想,去超市走一圈,就什么水果都可以买得到吧。
  对无花果的最初印象,应该是在读了《圣经》之后吧。据说亚当夏娃用来遮羞的树叶就是无花果树叶。所以,从那个时候起心里就有了一个错觉,无论是树是叶还是果,无花果起初就仿佛是一种远离真实的存在。
  后来在书上看到说,无花果其实也不是无花就结果,因为花开得特别小,而人们注意它的时候,就已经是硕果满枝了。我总以为,大凡世间的花,生来无非就是为了美丽,所以才五颜六色,所以才香氛妖娆,可是原来也有无花果这样平凡卑微得几乎到了极致的花呢。这样那样的关于无花果的想象,无非都基于文字或书上的插图,我几乎没有过要亲口尝尝它的念头。
  大二开始,开始痴迷上了“禅”。天天泡图书馆,检索的都是禅和禅宗文化方面的书。这份痴迷,终于在毕业时洋洋洒洒写下万字余的论文《禅心与诗意――读皎然和他的僧诗》之后终于降温了。当时要好的同窗刚刚结识了一位南方人的男友,他带给我们很多干燥的无花果,当时的印象就是挺有咬头,余味还算甘美。现在想一想,当时无花果在我心里,绝不等同于那些伸手即来的苹果香蕉葡萄鸭梨之类的水果,应该更接近“拈花微笑”里的那朵花,“折苇渡江”里的那根枝吧。
  第一次吃到新鲜的无花果,还是在日本就职以后的事情。几年前公司楼后的空地整备时,在围墙的角落种了一株无花果树。一年四季长了又落落了又张的是一些婆婆娑娑的绿色阔叶。夏天的一个午后,一个同僚端了一盆刚刚泛黄泛红的外形像小鸭梨似的东西过来分给大家吃。说是刚在楼后摘下来的无花果。我也分到一个,咬了一口,什么味道也没有似的。这和几近100%的甘甜确率的其他日本水果相比,落差之大,让人没心思再吃第二口。同僚都抱怨说摘得太早了应该等再熟透一点,而我却心里则顿悟般一个劲儿地点头称是:果然这个装点了禅宗玄奥世界几千年的“禅果”,不是可以像柿子橘子那样任人采摘轻松受用的“凡俗水果”啊。
  第二年过生日,友人送给我一小盒手工精制果酱的礼盒。内装六个小瓶,各是不同口味的果酱。里面就有一款是无花果果酱。从外表还看得出无花果的形状,吃了一口,甜而不腻,无花果特有的果肉口感飘香唇齿之间,我一时间惊觉自己这么久以来竟然错过了如此天下美味!
  那之后的夏天,我终于有意识地开始切盼无花果上市,买来还没全熟透的、熟得刚刚好的、熟得发紫的,从中选定自己最感到可口的好味道。一季下来,吃了不少无花果,内心是有意要将这些年来的损失补偿回来的感觉。也就是那个夏天之后,我仿佛法眼开光了一样,在西点店里找到了无花果焗果挞(tart),在欧风餐馆里吃到了烧烤无花果配熏制鸭肉的绝品,在一家小酒馆尝到了老板娘亲酿的无花果酒……那一年的夏秋季,我的美食名单上“无花果”一直高居榜首。
  没想到,那个印象里清纯得可以淡定出尘的无花果,色香味却可以和甘美的西点、烧烤的禽肉、以及沉迷的酒香这些世间口味的“粗犷”相得益彰,而这,也许可以说是更深境界的一种“禅味”吧。
[PR]
by jasminejun | 2010-09-30 22:43 | *feeling


<< 国慶節は結婚記念日 小人さんとの会話 >>